欢迎光临!如皋市通达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官网  是国内生产捏合机较大的私营企业之一。专业生产各类型捏合机   
全国热线:13806274600
通达机械/Machinery

总额670亿美元——戴尔收购EMC交易完成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7-10 分类:智能软文
去年10月12日,戴尔宣布它将以670亿美元天价收购EMC。今年9月7日,这份历时近一年的收购案终于尘埃落定。EMC已是伤痕累累,戴尔也将背负400亿美元的巨额债务。他们的联手为何屡屡遭难?戴尔这份投资能否物有所值?

去年秋天,有一个谣言开始流传——戴尔有兴趣收购EMC。在去年10月12日,戴尔宣布它将为收购EMC支付670亿美元,这一惊人天价在创造了纪录的同时也用事实证明了这一传言千真万确。在将近一年后的今天,“无论是好是坏,是贫穷还是富有”,戴尔和EMC都将正式联姻。

也许各方都因为这笔略带戏剧色彩的交易结果而皆大欢喜,但事实上,戴尔的收购之路却并不轻松,这一路上戴尔面临着严重法律和监管障碍、EMC及VMware持股人不信任等等一系列重大挑战。然而,就在上周中国批准这笔交易之后,戴尔收购EMC终于万事俱备。

对于两家而言,现在最大的难题是如何进行集成。这笔交易对戴尔而言是否有利依然有待观察,同样也没有人能保证,这两巨头到底能否捏合成为一个有凝聚力的整体。

EMC与普通公司情况迥异

当你支付了一笔创纪录的巨额收购款时,引人瞩目是必然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十全十美。监管机构和投资者们都对这笔交易抱有疑问,而问题涌现也许花不了太久的时间。

问题之一来源于EMC的结构框架。大多数大型集团拥有单一的股票经营,在一个运行结构之下不同部门各司其职,与之不同的是,EMC是一个独立公司相互联合的聚合体。这之中坐头把交椅的便是虚拟化软件巨头VMware,这是一家自己公开交易股票的完全独立的公司。

在最初阶段,VMware的股东并不愿意接受这笔交易。收购计划宣布后,VMware的股价从82.09美元一路下跌,到2月9日已跌至43.84美元,创上市以来最低价。在这之后,该股才渐渐回暖,截至星期二,价格已恢复至每股73.39美元。这只股票的价格回升对于戴尔的高管和投资者而言无疑是一剂定心丸,因为VMware恰恰是戴尔与EMC合并这幅巨型拼图中最重要的一块。EMC以及如今的戴尔,拥有这个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权,这使得VMware成为了这笔巨额交易能够平稳进行的重中之重。

戴尔同意以每股24.05美元的价格来支付EMC股东,此外,它还同意支付与VMware普通股相关联的追踪股票。这就意味着一旦VMware股票价格下跌,将使戴尔未来资产将大幅缩水,并引发股民的恐慌。不过随着VMware股票价格的回升,这一问题也就不复存在了。

另一块关键性拼图是Pivotal,这是一家与EMC、VMware及通用电气均有合作关系的公司,它主要为其他公司提供云计算领域的服务。去年春天它曾宣布接受以微软和福特为代表的资金流入,总计约6亿5000万美元;同时也一直有传言称,这家公司也许会在未来某个时间点公开上市。虽然从长远来看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但它确实在戴尔&EMC收购案的终点线前又设置了一道障碍。

在收购案公布不久之后,EMC和VMware宣布它们将合资促使Virtustream成为另一家准独立的子公司,这家公司在2015年5月份以12亿美元的价格被EMC收入门下。新成立的子公司将为客户处理云管理方面的事务,毫无疑问这部分业务对于戴尔而言具有足够的吸引力。然而这种举动却引起了VMware股东的不满,因为该公司的业绩也将合并至VMware的财报当中。直到两个月前,VMware最终从Virtustream中撤资,EMC独立支撑起Virtustream的运转并承担其亏损。

金融问题得到解决

这项交易将被如何征收税款,戴尔将如何承担可能高达400亿美元的巨额债务,这些问题仍然亟待解决(这也是为什么VMware的股价回升让戴尔长舒了一口气)。

今年1月,在收购案逐步开展之前,EMC和VMware宣布裁员。这无疑是削减了合并成本以此为即将到来的收购案做准备。值得庆幸的是,裁员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这两家公司的业务范围几乎没有重叠部分,是完全互补的。

尽管存在诸多问题,这笔交易在过去一年里仍然在慢步而稳定地前行着,今天它也终于大功告成。在行业观察者看来,这两家公司的合并也是利大于弊的,因为伴随着企业存储组件的脱胎换骨,EMC给戴尔提供了宝贵的途径进入混合云计算市场。许多传统技术供应商,例如HPE、戴尔、Cisco和VMware;以及谨慎成长起来的亚马逊云计算平台AWS(一定程度上包括微软和谷歌在内),它们在公共云领域都曾试图采取不同的途径为企业创建私有的数据中心,这种服务主要通过提供私有云服务的方式进行,这样既能保证构建在自我构架下的数据拥有公共云中的运行能力,同时又能以使用额度收费并保证一定的舒适性和安全性(至少理论上是这样的)。

除此之外,我们还应当意识到现如今大多数企业已经进入云计算时代,而且极有可能在数十年内(也许更久),企业大部分的工作量会运行在公共云中,或者运行在一些私有数据中心,也被称为混合云之中。

戴尔认为,在其服务器业务的市场份额已经开始不断下滑的情况下,通过与EMC的合作它也可以发掘到一块利润更为丰厚的市场。Gartner有关于服务器厂商的报告显示,戴尔的六月份财报中,虽然其出货量上升了1.7%,但其营收却下降了2.3%。IDC的调查则更为令人堪忧,在其六月份的报告当中,戴尔的收入下降了3.6%。

外界舆论偏向乐观

虽然还需要一段时间来理清在这场交易当中谁才是最后的赢家,但绝大多数舆论还是认为戴尔在这笔交易上的决策值得点赞,哪怕是付出了如此高昂的代价。甲骨文总裁Larry Ellison就是一个踊跃的支持者,他说,他因为不能为戴尔提供一个有力的竞标对手而泪流满面,原因是甲骨文已经在向云计算的过渡过程中完成了变革。他认为,这无疑是一笔物超所值的交易,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戴尔和它的投资者将坐拥巨额的财富。

Digital Clarity Group的分析师Alan Pelz-Sharpe并不像Larry Ellison一样乐观,但他对这项交易的理解依然持有正面观点,特别是在两家公司的长期稳定性方面。“虽然硬件市场的利润已经日益紧张,但这依然是一块大蛋糕。EMC脱离了外界的公开交易进入了戴尔的内部之中,这提供了一种相对稳定的环境,有助于巩固这种合作并实现某种长期而稳定的增长。”

Forrester公司的分析师Glenn O’Donnell则看到了EMC联盟当中对于戴尔而言真正有价值的,也是其独立的部分——VMware、Pivotal以及Virtustream。他还肯定了这笔交易对于戴尔现金流的影响,“EMC可以产生高达55亿美元的现金流,这对于戴尔这样的股权不公开公司而言无疑是翘首以盼的佳音。”

虽然外界的一致共识认为这笔交易最终会取得成功,但对于像戴尔和EMC这样规模的两家公司而言,成功也一定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将两家公司合二为一面临着巨大的组织性挑战,这个过程也一定会经历惊人的策略变动。

戴尔和EMC在巨大的合并转型当中挣扎的同时,这场行业内的竞赛依然没有停止。两家巨头的合并为他们提供了更大的企业产品广度,但他们是否能在完成合并的同时继续实现创新?他们能否卸下重负并为这次合并买单?在收十狼藉之后,只有时间能去检验戴尔这次将EMC收入门下的投资是否终有回报。

无论如何,两家公司都将共同寻找合作的出路,准备就绪面对未来。